對於“濟南百餘餐館疑為應對衛生城暗訪組集體關門”一事的相關調查,央視評論員評述如下:“你是否希望城市環境有所改變?”64%都希望改變,這說明網友所代表的老百姓17000多人的心聲,誰都希望自己的城市更漂亮一點,更衛生一點。
  央視評論員評述如下:“對於創建衛生城市,你認為?”居然比例是幾乎相似的。排第一的是“形式主義、“對於創建衛生城市,你認為?”居然比例是幾乎相似的。排第一的是“形式主義、勞民傷財”,64%。當然也有接近1/3的人認為,“挺好的,環境可以明顯改變”,希望有一種外力的壓力,讓自己的城市變得可愛一點。但是請註意,希望這個城市變得更好,跟反對這種形式主義比例是一樣的。

  央視評論員評述如下:“你覺得一個城市衛生的進步,需要靠哪些方面?”“通過創衛”只有12%,“政府部門的日常管理”37%,認為“市民意識的提高”超過了半數,占到了51%。在一點上,我倒覺得公民的意識在慢慢的在增長。我非常喜歡這51%。
  央視評論員評述如下:濟南很多報紙上的標題,《我市衛生系統吹響創衛號角》,《決戰!為了城市的榮譽》,《一場沒有硝煙卻攸關未來的決戰》。你看這種硝煙味,都把它當成了戰爭。至於這麼有這麼火藥味嗎,原本是為了衛生的一個舉動。
  《新聞1+1》2014年7月3日完成台本
  ——“創衛”,還是“創偽”?2014版!
  (節目導視)
  網友:
  沒地方買早飯,沒地方買菜。沒有燒烤、沒有夜市,沒有小吃,沒有了濟南的味道。
  解說:
  就餐高峰,餐館卻大門緊閉。
  濟南市民:
  下了通知五日之內不讓(開門)。
  解說:
  客人少了,滿大街卻都是志願者。
  濟南市民:
  關起門來都不讓吃飯,這種情況有點太形式主義了。
  解說:
  轟轟烈烈的創衛戰役,能否帶來長久的環境改善?
  濟南市新聞發言人 劉勤:
  眾志成城,再掀創衛熱潮。努力打贏創衛決勝戰。
  解說:
  《新聞1+1》進入關註,突擊式“創衛”,究竟為了誰?
  評論員 白岩松:
  你好,觀眾朋友,歡迎收看正在直播的《新聞1+1》。
  今天在說“新聞”之前,咱們先說一個“舊聞”。來這樣一張圖片,這還是我們老的《新聞1+1》的樣態。這是2009年做的一期節目,請註意節目的標題,叫《創衛還是創偽?》說的是河南焦作當時正在創建全國衛生城市,正在關鍵的審驗期的時候,就出現假的一些門牌。為什麼?上面這張照片,這個店不錯,雖然大門緊密,是藝帆少兒拉丁舞,可是當地老百姓捂著嘴全樂了,為什麼?沒隔兩天,它又恢復了原貌,原貌原來是白記燴面館。為了面對審查,面對暗訪,面對審驗,為了創建衛生城市,造了假,給弄成了藝帆少兒拉丁舞,把這個店變相給關了。
  今天我們為什麼要提出這樣一個“舊聞”呢?因為這兩天又有一個與此類似的“新聞”了,所以我們今天的節目標題,《“創衛”,還是“創偽”?2014版!》當然是問號了。
  大家來看這樣一張圖片。7月1日,媒體報道,突然有上百家的小的餐館還有店鋪,都關門了。為什麼?原因網上爆料說,7月1日開始創辦衛生城市的暗訪組要到濟南,而濟南正處於創建衛生城市的關鍵時刻。於是怕這些小店鋪影響市容、影響衛生,影響創衛的效果,所以都關門了,這個事一下就發酵了。
  解說:
  熟食店關了,小吃店關了,快餐店關了,包子店關了。每天傍晚時分,本應是各家餐館正忙活的時刻,而在7月的日這一天,濟南市數百家個體經營的餐飲店鋪甚至小商店,全部大門緊閉,剩下的只有空蕩盪的街道。
  餐飲店鋪關門了,隨即開啟的卻是市民的大討論。
  (網頁截圖+配音)
  市民1:
  濟南創衛,創的連個早點都買不到。
  市民2:
  安靜了,買個西瓜要跑三里地。
  市民3:
  為了應付全國衛生城市檢查,上演空城計,上班族中午吃飯都成問題。
  解說:
  每一個參與討論的市民幾乎都提到了濟南創衛。而就在7月1日這一天,濟南市委市政府召開了發佈會,向社會通報了創衛工作情況。
  濟南市政府新聞發言人 劉勤:
  創建國家衛生城市,是市委市政府從全市發展大局出發,確立的一項重要工作部署。加強市場整治和管理,確保划行歸市準確,衛生環境良好,設施設備齊全,管理制度健全。
  解說:
  也就是在7月1日這一天,濟南微吧貼出了勝利大街今夕對比圖,配圖文字還說到,“濟南創衛說實話,真是乾凈多了,不過人也少多了,你那裡的那你的創衛成果如何?
  而濟南微吧的這條微博,引來的確是市民的抱怨。
  (網頁截圖+配音)
  市民1:
  現在濟南城倒是乾凈了,但整座城市像正在遭受瘟疫一樣,死氣沉沉,沒有人氣。
  市民2:
  我們需要衛生濟南,但更需要便民濟南。
  解說:
  昨天有濟南市民在街邊吃飯,也目睹了一家小餐館被強行關閉的經過。
  而這些餐館為何會關門暫停營業。對於這一疑問,《北京青年報》今天刊發的報道中給出了答案,“濟南天橋區工商局工作人員介紹,目前大多工作人員都在下麵監督檢查,局裡基本上只有值班人員了,並非所有的餐飲店都關門,有執照的、符合規定的餐飲店都正常營業。”
  今天我們的記者再次來到濟南的街頭,很多店鋪仍然沒有開門。一些餐飲商鋪經營者表示,即使有營業執照,也不能開門營業。
  記者:
  一號下的通知,怎麼給你們下的通知?
  商鋪經營者:
  不讓開。
  記者:
  什麼理由呢?
  商鋪經營者:
  不知道什麼理由,反正就是不讓開。
  商鋪經營者1:
  全國創城嘛,不讓開。
  記者:
  有正規的營業執照是嗎?都有。有營業執照也不讓開?
  商鋪經營者:
  嗯。
  記者:
  他們當時來了,什麼部門給您下的通知?
  商鋪經營者2:
  各個方面,衛生、工商、城管,全面讓停止。
  解說:
  有些餐館甚至還被責令拆掉招牌,而他們也要等愛衛會暗訪組離開後,才能恢復營業。
  商鋪經營者3:
  到5號。
  記者:
  什麼時候再讓乾。
  商鋪經營者4:
  一個禮拜吧,7月1日到7月5日吧。
  解說:
  今天出版的《北京青年報》,報道稱,“記者從國家愛衛辦瞭解到,目前國家愛衛辦正在對相關情況進行瞭解核實?
  評論員:
  我想不能立即確定這就一定為了創衛進行的創偽,或者說造假。為什麼?有幾個因素。
  第一,採訪的時候很多小商家說,他們得到的只是口頭通知,那這很聰明,並沒有白紙黑字,留下一個證據,為了創衛,你7月1日關了,5日再開。當然在累計相關採訪的時候,很多人表達了這樣的意思,但是畢竟沒有相關的證據。
  第二個,你也不能肯定就是因為有暗訪組所以要關這些店。因為的確有一些店營業執照沒有辦下來。但是留下兩個疑問,為什麼在營業執照沒有辦下來的時候,之前是營業呢?為什麼採訪中還發現了有營業執照的也要關的小店,或者一些相對容易讓人感覺衛生狀況不是太好的。
  第三個,為什麼恰恰處於網報全國愛衛會暗訪組到來的時候,才突然有了有關營業執照,要關小店的舉動呢?
  當然最讓人疑惑的是,暗訪到底是真的暗訪還是明訪?為什麼感覺大家好像已經知道了,而且你這也容易沒有證據。因為人家只要不來,沒法說暗訪組一定要會到。人家一看情況不好,可以說沒有去,反正是暗訪。但是反過來,人們討論的問題是,難道是在演雙簧?早就告訴你我是暗訪,但你都知道我要來,所以才會採取相關的動作,最後你好,我好,大家好,但願不是這樣。如果這樣的話創衛就變得非常非常的沒意思了,就變成了集體創偽。因此,留下了很多的問號,再次強調,我們的標題是《創衛還是創偽?》,也是一個問號,就是因為這些證據你沒法拿到前臺,人家也不能提供給你,所以只能通過採訪,感受到老百姓的一種感受,而老百姓的感受和生活的不便,確是真真事實的,不需要任何證據,採訪的時候大家可以感受出來。
  我們看一下國家衛生城市在整個創辦過程中需要走的歷程。標準、申報、命名。在申報的過程中,是市愛衛會申請,比如說濟南要向山東省,然後向全國愛衛會推薦,然後是重要審核、調研和暗訪,暗訪的“暗”字極其重要,可能是一次,或者是若干次。三個月之後,考察鑒定。現在正在處於暗訪的階段,“暗”就應該是絕對的暗,那就不應該出現,還有內線或者讓人感覺到你會到來。因此這樣的一個過程,對於每個城市來說,有一個比較長的準備期,因此各有各的動作。在這方面來說,創衛其實不是壞事,因為要讓自己生活的城市生活更加的乾凈,但是如何創衛,如何把它變成真正的好事,我覺得大家應該集體的思考,並且其中要跟的上時代的腳步。接下來看看濟南市為這個創衛做的很多很多的事。
  劉勤:
  在創衛的關鍵時期,需要全市上下,進一步廣泛動員,眾志成城,再掀創衛熱潮,努力打造創衛決勝戰。
  解說:
  決勝戰,這是7月1日,濟南市政府對創建國家衛生城市做出的表態。實際上,為了國家衛生城市這個榮譽稱號,這座城市已經眾志成城的戰鬥四個月的時間了。
  2014年2月27日濟南新聞資料:
  各級各有關部門要成立相應領導機構,配備精兵強將,形成全面統籌,上下聯動,齊抓共管的創衛工作格局。
  解說:
  今年2月27日,濟南市委市政府召開了全市第一次創衛生城市動員大會。會議上既強調了創衛的重點和難點,也突出了責任和決心。但最關鍵應該是要動員全社會的積极參与。因為想要成為國家衛生城市,並不僅僅只有關閉一些餐館那麼簡單。
  根據濟南市政府2月26日發佈的《創建衛生城市的實施方案》中,我們能看到,濟南有1056平方公里的區域都在創衛範圍內,涉及數十個市區責任單位,而具體的任務指標則涵蓋了10大塊,包括健康教育、市容環境衛生,食品安全、傳染病防治等等。整個創衛方案分成了三個事實步驟。在剛剛過去的四月至六月,正處於全面創建階段。
  濟南新聞資料:
  我市創衛工作,進入最為關鍵的時期。
  濟南市決定開展以掀起愛國衛生運動熱潮共同打造潔凈亮麗全城為主題的。
  全民齊參與,社會總動員,形成大合力,用實際行動為創衛增光添彩。
  解說:
  因為創衛,這個夏天濟南的市民再也不能享受到露天的燒烤了。因為各區多個部門共同組成的203支綜合治理隊伍,已經取締了439處燒烤攤位。而被認為治理頑疾的小廣告,更是動員了城管、公安兩個部門,嚴防死守。
  2014年6月13日濟南新聞資料
  天橋區城市管理行政執法局女子中隊 工作人員 吳曉琳:
  從6月9日到現在,我們一共查處了大概650多個。現在是多部門聯合,加上又重新啟動了“呼死你”程序。
  施公案局直屬支隊副支隊長 楊軍生:
  下一步我們繼續保持高壓態勢,24小時不間斷進行巡查,調取視頻監控,廣泛的發現線索,及時出警,快速予以打擊。
  解說:
  這個階段的濟南,可謂是調動了所有能調動的力量。根據當地媒體報道,截止到6月,僅濟南市天橋區就組織了幹部職工、志願者及駐區部隊開展公益勞動9700餘次,參與人數達到2.2萬。
  20014年4月27日濟南新聞資料:
  今天上午,14個駐軍單位1500餘名現役官兵和民兵來到小清河延安參加創衛義務勞動。共清理垃圾130餘噸。
  解說:
  對於這樣的努力,在濟南市政府網站上一篇名為《決戰,為了城市的榮譽》的文章說到,“這短短數月,在一定程度上決定著幾十年的創衛成果,也有望成為提升城市競爭力、影響發展全局、涉及全民利益、銘刻時代特征的重大節點。”
  評論員:
  非常非常可以理解。因為在現實的狀況之中,如果創建全國衛生城市就跟考大學一樣是一種應試教育,那人家就會按照應試教育的路子備考。早上5點半起床,一直乾到晚上11點,全是課。就跟前幾天,我們做的節目衡水高中一樣,最後人家就能得高分,他要不這麼做,就奇怪了,因為你就是應試教育。
  但是最重要的是,我們是喜歡一座衛生的城市,但是能不能由“應試教育”變成“素質教育”,看樣子,不僅是高考面臨這樣的問題,我們人生中很多事情,都在面臨這樣的問題。因此在應試教育下,我們看看調查所顯示的很多期待。
  “你是否希望城市環境有所改變?”64%都希望改變,這說明網友所代表的老百姓17000多人的心聲,誰都希望自己的城市更漂亮一點,更衛生一點。
  接下來我們看,“對於創建衛生城市,你認為?”居然比例是幾乎相似的。排第一的是“形式主義、勞民傷財”,64%。當然也有接近1/3的人認為,“挺好的,環境可以明顯改變”,希望有一種外力的壓力,讓自己的城市變得可愛一點。但是請註意,希望這個城市變得更好,跟反對這種形式主義比例是一樣的。
  再來看下一個,“你覺得一個城市衛生的進步,需要靠哪些方面?”“通過創衛”只有12%,“政府部門的日常管理”37%,認為“市民意識的提高”超過了半數,占到了51%。在一點上,我倒覺得公民的意識在慢慢的在增長。我非常喜歡這51%。
  我們再來看看濟南很多報紙上的標題,《我市衛生系統吹響創衛號角》,《決戰!為了城市的榮譽》,《一場沒有硝煙卻攸關未來的決戰》。你看這種硝煙味,都把它當成了戰爭。至於這麼有這麼火藥味嗎,原本是為了衛生的一個舉動。
  好了,我們連線一位嘉賓,清華大學公共管理學院教授薛瀾,薛教授您好。
  薛瀾:
  您好。
  評論員:
  您怎麼看待在創辦一個衛生城市,居然標題中顯現出那麼強烈的火藥味,是戰役,您覺得這場戰役是為誰打的?
  薛瀾:
  對,我覺得其實這裡面把很多的動機和目的給扭曲了。其實創衛最根本的,還是要提高大家的公共衛生意識,從根本上改善城市的衛生條件和狀況,為百姓創造一個乾凈健康的生活環境。那麼如果違背了這個最根本的目的,當成政績來爭取,短時間內傾註所有的資源,不顧一切來做,這樣掙來的榮譽,更多的是一種虛榮,不是真正的榮譽。
  評論員:
  而且非常容易反彈。薛教授,我剛纔說了,但是另外一方面又可以理解,因為創辦衛生城市在現在的環境下,非常像高考,就是應試教育,能指望孩子全弄素質教育嗎?那他就考不上,所以他就得用應試教育的方法面對這張試卷,所以濟南的做法,沒有什麼錯,全國其他城市也是這樣,你怎麼看待這種應試教育和它的做法?
  薛瀾:
  對,實際上百姓需要的真正的衛生,是全市的衛生,不是個別面子街道的衛生。需要全年的衛生,不是檢查衛生這幾天的衛生。我們真正更需要考慮的是,到底在目前經濟發展狀況下,整個衛生環境等等這方面的問題,有哪些,怎麼通過系統的努力,這個包括體制機制,包括公民素質的提高,包括政府的投入,等等通過綜合的努力,來去創建一種可持續的方式。所以這樣的榮譽獲得了,那真正的是屬於市民,屬於老百姓,但如果不是通過這樣的方式,那更多的就是一種虛名。
  評論員:
  好,一會兒咱們接著聊。其實高考一瞬間從應試教育改成素質教育,還有一定的距離。因為教育無法承受一夜之間巨大的改變,它需要有一個漸進的改革過程,但是方嚮應該明確。但是創辦衛生城市由這種應試教育改成素質教育,不應該太慢吧。過去已經有很多反面的例子,提醒我們不改不行了,我們接下來看看過去的一些讓你覺得很好笑的例子。
  解說:
  7月1日濟南街頭出現的一幕,在七年前,陝西渭南市民也曾親歷。
  2007年6月,陝西省創衛組到渭南檢查工作,渭南全市大街小巷的米線、包子、涼皮等小飯館統統關門停業。因為相關檢查人員要求,所有衛生不達標的飯館都要關門,如果影響了創衛工作,不僅要罰錢,而且三年內都不能從事餐飲行業。
  同樣是在2007年,河南省洛陽創衛運動出現了“打蒼蠅獎勵五毛錢,西瓜必須從地上挪到車上賣”的新鮮事。
  為了創衛,就連在法庭也未能幸免。本應有三名法官出庭審理案件,結果只有一名法官出庭,因為另外兩名法官為創衛上街撿煙頭去了。
  而早在當年1月,全國愛衛辦就曾為避免此類事件還發出過通知。
  2007年1月新聞:
  全國愛衛辦近日發出通知,要求各地在創建國家衛生城市活動中,必鬚根據當地的經過發展和群眾需求的實際情況,制定科學合理的創建目標,防止搞勞民傷財的形象工程,避免出現擾民或造價群眾負擔等行為。
  解說:
  然而這一通知,似乎在一些地區並見效。時間到了2009年,河南焦作更是在網上,被指為創建衛生城市,涉嫌造假。2009年3,有網友爆料稱,全國創衛審驗期間,該市不僅關閉了市區內所有中小飯店,中小理髮店,而且某些路段的飯店,還在一夜之間換了門臉。
  在網友提供的照片中,店鋪的玻璃窗被各式各樣的帘子遮蓋著,而且無一例外的全部鎖著門。原本熱鬧的門前,既無車,又無人。
  一些城市在創衛的過程中弄虛作假。而一些被評上衛生城市的地方,不久之後,卻出現了衛生情況大幅度滑坡的情況。
  2007年2月 新聞:
  少數的已經獲得創衛成功的城市,長效管理機制不夠完善,導致工作明顯滑坡,特別有些地方出現突擊應付檢查不良現象。
  解說:
  2008年2月,廣州市獲得了國家衛生城市的稱號。然而,兩個月之後就有媒體報出,市民拎著老鼠去上訪的新聞。只做錶面工夫,突擊應對創衛檢查。當地媒體也曾對廣州某些街道的表現提出過質疑。
  2010年當地電視臺就曾披露,廣州白雲區飛鵝西路街道,在創衛檢查結束後,每晚依然油煙四起,被掃蕩的燒烤攤卷土重來,儘管附近居民投訴不斷,但居委會卻始終按兵不動。
  廣州市民:
  檢查團還沒有走,我們就知道會是這樣。每次都是這樣,每年都是這樣,創衛是這樣,創文也是這樣,都是一陣風過,我們還有什麼信心。
  評論員:
  濟南這兩天的做法,跟過去的一些創衛城市的做法有相似之處,在整個事件的鏈條過程中,他們更像是應試教育,也就是高考當中要考高分的學生。這話不能拎著板子直打這些學生。反過來,我們要看看出試卷的人。比如說出時候試卷的人,如果暗訪都是提前讓人知道,這是不是屬於提前泄漏了考卷,泄漏了考題。如果在高考中泄漏了考題該受到什麼樣的處罰,但願不是。
  接下來還有一個,要出題的這些老師,比如說愛衛辦的調研組要去暗訪,難道這些錶面文章就能這麼起作用嗎?你走到這麼大濟南的城市,看到滿大街都是關門的小店鋪,您就假裝沒有看見,就這麼容易被騙,如果這樣的話,就根本沒有資格當這樣的考官。我想這話,肯定全國愛衛辦的人聽完之後,一樂,我們才不會這樣,我們也不希望會是這樣。
  因為在過去幾年時間裡頭,愛衛辦也知道全國有一些造假或者其他的東西,屢屢通過新聞發佈會,或者通過出相關的文件,去希望制止和改變,現在到了要換考題的時候和新的考法的時候,尤其是要聽老百姓的意見。這才是最佳真實的。
  接下來,我們繼續連線嘉賓,清華大學公共管理學院的教授薛瀾,薛教授,您好。
  薛瀾:
  您好。
  評論員:
  我剛纔已經說了,考試出考題的人,你的考試的方法要變,那你覺得持續了25年的創衛,全國的創衛,整個考題的體系是不要發生改變?
  薛瀾:
  你說的挺對,實際上,首先就是創衛標準的問題。也許原來的標準,看錶面的東西比較多。好比市容的錶面整潔的情況等等。檢查組來的時候很整潔,但是很難持續下去。
  首先怎麼樣能把標準化,既有錶面的,也有內在的。內在好比說整個公民的基本衛生素質,公共衛生的基礎設施等等,這些東西標準要有所改變。
  另外,其實也要實事求是。到底是要有一個絕對的標準還是相對的標準,因為我們講不同的城市,自然地理情況不同,城市發展的新舊程度不同,實際上它在取得公共衛生環境的進步,其實花費的努力也不一樣,那我們要看考察它的絕對達到某種標準。
  評論員:
  還是進步的幅度。
  薛瀾:
  它的進步,它的努力,這些可能都要考慮。
  評論員:
  這對出題的人,挑戰非常大。最後一個問題,其實從焦作的那件事情開始,一直到現在,普遍有這樣的聲音,這樣政府主導的評比的活動是否要持續下去,是否要換個玩兒法?
  薛瀾:
  這點其實,最近大家也知道,從新一屆政府上來,在大量的壓縮各種行政審批的同時,其實對各種評比也在進行“瘦身”。實際在政府行政資源很有限的情況下,其實也許在政府的引導下,通過社會和民間的方式,來舉辦這樣的活動,效果也許會更好。
  評論員:
  非常感謝薛教授帶給我們的解析。其實如果用現在應試教育的玩兒,你會覺得像紐約、巴黎、倫敦等等很多城市,想評上衛生城市,一點戲都沒有。因為它的街上,到處擺放的凳子、椅子、咖啡館等等。但是另一個角度,我們自己是否也要迅速的,由應試教育變成素質教育呢?
(編輯:SN182)
創作者介紹

長洲

cn05cnsnd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